为光伏松绑、减负 促进行业企业发挥更大作用

  在《对明白可再生能源发展方向 制订更具前瞻性发展目标的提议》中,刘汉元代表谈到,去年12月3日,在联合国新一轮气象大会上,结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,当前各国的自主减排许诺已不足以实现《巴黎协定》设定的2030年景象目标,需将现有水平提升3倍,才能实现将寰球升温操纵在2度以内的目的,若想实现1.5度目标,各国的自主减排承诺则需晋升5倍。

  当初,光伏行业的高速发展,使之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。但种种起因,市场往往过于侧重行业政策调剂所带来的影响,却容易忽视其内生能源。

  在这一基础上,2016年12月,我国有关局部针对可再生能源发展先后密集出台三份重要规划文件,辨别是《可再生能源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、《能源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和《能源出产跟消费革命策略2016-2030》。三份国家层面出台的权威规划文件,都为我国2020年非化石能源花费占比设定了15%的奋斗目标。

  减轻光伏发电企业

  刘汉元认为,无论从踊跃引导工业健康发展的角度,还是加快推动我国能源革命,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都存在十分紧迫且主要的意思,而从目前来看,我国有条件实现非化石能源占比2020年达到20%、2030年达到30%、2050年超过50%的目标。

  在刘汉元看来,“产业的发展远远走在了规划前面”的问题象征着“本应作为踊跃引领、领导产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,却与产业跟市场层面的实际发展产生了明显偏差。”

  针对以上问题,刘汉元代表倡导:制定更积极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,非化石能源占比2020年达到20%、2030年30%、2050年超过50%;制定具体可操作的配套实施打算,增强规划实行的刚性;减免可再生能源税费,加快我国能源转型步调;参照小型水力发电项目的增值税缴纳政策,将光伏发电项目纳入按照3%征收率简易征收范围;实现企业成本成本进项税可抵扣,并将光伏发电企业纳入增值税期末留抵税额退还范围;对光伏发电无补助项目实行所得税免税政策。

  此外,为扶持我国光伏发电行业发展,财政部、国税总局于2008年下发财税〔2008〕46号文,对合乎政府划定的光伏发电企业,从项目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年度起,履行三年免征、三年减半征收所得税的政策,这在必定程度上支持了光伏企业的发展。但根据光伏产业发展趋势判断,行业去补贴化将成一定,平价上网时代即将到来,上述三年免征、三年减半征收所得税的政策,诚然起到了必定的减负作用,但该定期减免优惠在无补贴项目面临的本钱压力面前,无异于杯水车薪,光伏发电企业仍面临严厉的生存危机。

  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

原标题:为光伏松绑、减负 促进行业企业发挥更大作用

  作为可借鉴的办法,刘汉元表示,同样作为前期投资大、投资回报期长的水力发电名目,国家已制定并下发了多项增值税减免政策。如财税〔2009〕9号文件第二条第(三)项清楚规定,县级及县级以下装机容量为5万千瓦以内(含5万千瓦)的小型水力发电单位,可决定按照简易方式依照6%征收率打算缴纳增值税,此后又出台文件将“依照6%征收率”调解为“依照3%征收率”,进一步减半征收小型水力发电名目标增值税,切实减轻了水力发电企业的税负。

  目前,依据现行上网电价联合光伏发电项目数据平均测算,企业实际缴纳的度电增值税达到6分到8分。企业失掉贷款后,作为本钱很大占比的本钱完全不能抵扣增值税,加重了企业税费累赘。基于此,国度制定了相关政策,旨在减轻光伏企业的事实税负压力,如财政部、国税总局于2013年9月下发了《对于光伏发电增值税政策的告知》(财税〔2013〕66号),对光伏发电收入履行增值税即征即退50%的政策。

  在《关于减轻光伏发电企业税费负担的倡议》中,刘汉元介绍,长期以来,我国光伏产业链上、中、下游各环节都被全额征收各项税费,主要包括25%的企业所得税、16%的增值税及其附加,还有海域使用费、土地使用税、印花税、房产税等多种税费,如再考虑社保因素,税费将更加惊人。仅从光伏发电端来看,每度电负担的税费就已经达到1毛3分到1毛7分。

  制定更具前瞻性

  然而,产业的实际发展情况是,距离三份规划文件出台仅一年时间,截止到2017年底,非化石能源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比重已达到14.2%,已经非常濒临2020年15%的目标。

  但事实上,由于光伏电站前期投资大,投资回报期长,设计系统寿命25年,要靠多年的发电销售收入逐步收回投资。从财务角度看,个别光伏电站的进项税额需5至6年才华抵扣完,才可能缴纳增值税。但我国光伏发电从2013年起才开始真正成规模态势发展,2014到2018年是发展的高速期。由此看来,只有极少数经营很好的企业,才可能在2018年左右享受此优惠政策,大多数企业无奈切实享受。因此,该政策的初衷是好的,但实际履行成果却并未到达制定的初衷。

  近日,新能源范畴两大“明星级”企业家――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、正泰团体董事长南存辉分别召开媒体会见会对外发声,公布了他们的议案或提案。通过这些提建言的内容,市场可能更为切实、明白地理解行业处境,也享有了更多断定行业走势的根据。

  事实上,当前,寰球重要发达经济体都纷纷制定并始终提升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。美国经济总量最大、能源破费量最多的加州,2017年已提前3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超过33%的目标,盘算到2030年一次能源50%以上来自可再生能源、2040年达到100%,并于去年9月再度破法将2030年的目标提前到2025年实现;德国2017年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到33.1%,计划到2050年实现总发电中可再生能源占80%以上;法国计划到2050年全国电力全部来自清洁能源。英国于2015年12月封闭了最后一家煤矿,并宣布近期将关闭国内所有的燃煤电厂,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创煤电利用的国家,或将成为第一个告别煤炭的国家。上述国家无一例外,光伏发电都是其可再生能源的第一主角,每个国家应用的大都是中国制造的光伏产品。

  同样,以可再生能源领域光伏产业为例,2007年,国家在规划光伏产业发展目标时,提出2020年装机总量达到180万千瓦,尔后历经4次调整,最终断定到2020年底太阳能发电不低于1.1亿千瓦。但截止2018年底,我国光伏装机总量就已达1.7亿千瓦。

  近日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获悉,全国人大代表、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今年议案将主要针对“制定更具前瞻性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、减轻光伏产业税费包袱”等方面,透过这些议案,市场不难发现,只管存在着一些艰难,但光伏产业发展强盛的根本能源,并不仅仅来源于政策,而主要来自于其内在。

(责编:杨曦、仝宗莉)

  税费负担